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其方に捧げる慕情は盲目的

※边缘文手挑战100赞的狂野大飙车,感谢大家我没忘,我终于写完了

※1w+,太长,建议分次看否则肾虚

※双向蒙眼&镜前play;体位:二つ巴→締め小股→乱れ牡丹→吊り橋(→寄り添い),总之肯定满足挑战要求了!挑战新体位果真爽

※直接看全文请→墙外 图片版→https://m.weibo.cn/1216407480/4221956989553091


===短短的teaser


    御剑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这让成步堂的手指不禁打滑。眼罩从御剑的鼻梁上滑落下来,于是从深红色绸缎后露出的那对狭长眼睛责怪似地望着他。

    「现在打消这个愚蠢的主意……还来得及。」

    对御剑而言,这是难得的欲言又止。成步堂看着御剑的双眼,觉得自己的脸颊上都已飞红一片,但这时可没有他退缩的余地,所以他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飞快地在御剑脸颊上偷了个吻。

    「我不要。」

    无理取闹似的口气,刚清过的嗓音竟无可救药地持续沙哑。谁知道他在紧张什么,做出提议的一方分明是他。成步堂匆匆地抓起滑落的缎带眼罩,举止仓促似乎为了掩盖自己的动摇。在御剑说些什么之前,成步堂重新将他的双眼蒙住;御剑听见两段丝绸在他脑后结好,系出蝴蝶结和令人头皮微微发麻的摩擦声。那让他在一瞬间提起心跳,与此相对的则是视野褪为空无。

    他看不见了;却清晰地听见成步堂的鼻息。温热的手指在他脑后调整着绸带结的松紧,被触动的发丝末端传回酸麻的瘙痒。御剑听到自己的血液汹涌流动的声音,那让被覆盖住的面部灼热无比,亦使思维在一瞬间便陷入混沌。失明让他手足无措,他突然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婴孩。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手指下的触感让他知道自己握紧了对方的手腕。「成步堂,」他轻声喊,声音可耻地带着气若游丝的一缕怯懦。他觉得被遮盖的皮肤更热了。

    「嗯?」对方的声音柔和地在他颅内响起。

    那或许是仍专注于调整眼罩时漫不经心的答话;或许是好意的劝慰以驱散他心底那抹恐惧与抗拒;却又或许,是隔着这深红绸缎,别有深意地试探,将他的一举一动都细细地玩味。他辨不清成步堂的短短语句的真意,却毫无意义地发现那熟悉的嗓音里有这样令人感觉陌生的性感。他从未为成步堂的一个字而想这样多。

    「怎么了?」对方继续问。

    他不知道成步堂为什么压低嗓音,是害怕惊扰他,还是只为了把气氛调和得暧昧。御剑紧了紧手指,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发出轻微的战栗。他没想过自己会如此轻易地屈服在黑暗之下。他颤抖着吁出一口气,向着对面的声音挪近了身体,扬起了他的下颌,尚不知自己的躯干构成了一幅如何动人的弧形。

    空气静止了。成步堂在等待他的回答。御剑踌躇着,在放弃的边缘挣扎着,他绝不想承认自己恐惧什么,尤其是黑暗——这种稍嫌幼稚的心魔。他的头脑仍然晕眩着,但多少开始对失去视觉这件事有了习惯;脸颊那样滚烫,身体却感受到了凉意,成步堂的手指终于离开了眼罩系带,但手腕仍然被御剑的双手握着。他的手于是只能停在御剑的脸侧,转而温柔地摩挲御剑的后颈与耳缘,那种安抚让人感觉舒适,亦将人撩拨得有些惴惴难安。

    御剑屏息着放松手指。成步堂的手腕离开了,气息却轻缓地扑面而来,那让御剑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温柔地侵蚀。他的心跳明晰得像鸣钟,尤其是在成步堂埋头过来的时候。「……怎么了?」那人重复地问了一句,御剑猛地瑟缩了一下;那声音就近在他的耳畔,一字一句都强势地灌进耳蜗深处,像要将自己揉进他身体里。他禁不住低低地哀鸣出声,成步堂的吐息吹散了他所有的防线,他绷紧了身体。这黑暗将一切的欲望勾勒成型,这是比所有药剂都更有效的催情。


lovelove情侣的日常


  150 9
评论(9)
热度(150)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