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2/50

※这篇我还真是意外地卡得蛮辛苦的,为此还特地再跑了趟超市,虽然也没什么帮助【。你们说最后的小御剑可不可爱!!!其实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他们回家后的事情。(正色


Day 2:一同外出购物


     成步堂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周末,是坐着父亲的车兜风,然后全家一起去市中心的超级市场买东西,一次买好一星期的量,而他自己兴奋地在那红色手推车前跑来跑去。可惜他爱生病的体质让这样快乐的回忆并不多见。

     因此对成步堂来说,那巨大的超级市场就是家的意味。

     「那么明天晚上去逛超市怎么样?」在御剑不经意地问起周末的计划时,成步堂便如此脱口而出。


     但此时此刻成步堂觉得有那么一丁点儿后悔。别的购物车前后总是一男一女,并且车里车外总有着小孩子。女性们推着容量惊人的大手推车,手持长长的购物清单,轻声呵斥着自己的异性伴侣,偶尔大喝一声孩子的名字,把那顽皮的小身影从玩具和零食架前吓回来。在这样的氛围中,两个大男人并肩推着一辆小小的绿柄子购物车的样子,就显得格外怪异了。

     成步堂用眼角偷偷瞄了一眼御剑。后者用双手推着购物车,鼻腔里轻轻地哼着歌儿,颇为轻松地左顾右盼着,跟身边人紧绷的样子全然相反。还真是个自顾自的家伙啊——成步堂摸了摸后脑勺。

     「其实我很少来超级市场,」御剑不经意地说了句,眼光远远盯着一排摆得整整齐齐的大将军布偶,「所以这种氛围对我来说……还蛮新奇的。」

     可以想见。狩魔家一定没有周末大采买的习惯,而御剑独居的时候也没有必要一个人晃到超市去。这样想着,成步堂觉得有点难过了起来。虽然御剑很喜欢独自消磨时光,但想起那样孤零零地快乐着的御剑,他就总是不由得从心底为御剑感到难过。

     而御剑并没有察觉到他心中的波澜。他推着车快步向前走着,继续对成步堂说着:「所以你提议来超级市场的原因是?有什么要买的东西?」

     「什——啊——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我是说,」成步堂追在他身后,「其实我只是,嗯,想来随便逛逛而已。」

     御剑挑起眉,看了看身边经过的人们手中的购物清单或记事本,又望回成步堂,耸了耸肩。

     「我现在倒是突然很理解你的事务所为什么永远是那幅德行了,」他说,「你需要有个计划。」

     成步堂撇了撇嘴。跟喜欢的人一起出来买东西,对他来说已经是个大得不得了的计划了。

     「说起你的事务所,我就想起来你非常需要一个桌上收纳架,」御剑抬头看了看商品分类的指示方向,「我已经被每次都拿到没墨芯的笔弄烦了。」

     「哎?」

     在成步堂反应过来之前,御剑已经推着手推车走远了。


     「所以你说是十六格的呢,还是八格?」

     「唔……嗯……」

     「请适当地回答一下,毕竟最后要用的人可是你。」御剑扭过头,「而且现在可是高峰期,我不想占在过道里挡住别人的去路。」

     「所以说……唔!」成步堂回头望了望等在身后的已经排成小队伍的购物车,慌慌张张地答,「随便!随便你啦!反正我都会好好用!」

     「哦?」御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两秒钟,低头稍微思考了一会儿,把八格的收纳架放进购物车里,「希望下次我去事务所的时候,能看到这东西是拆封的。」

     「那还用说!因为是御剑给我——我是说,因为我确实恰巧很需要,」成步堂单手扶着推车柄子向前快速走了几步,一边改口一边用目光飞快地捕捉周围是否有人在注意他们的谈话,「总之,谢谢你啦,御剑。」

     看着御剑的目光,成步堂几乎能想象他说出『真是怪人』的那幅语气。他摸了摸后脑勺,十分蹩脚地转换了话题:「所以接下来?我们去买吃的怎么样?」

     「唔,」御剑摸着下巴点了点头,「既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那就去那边看看也不错。」

     两个人一同迈开了脚步。仍然是御剑双手推车,而成步堂单手把在旁边。但因为那小购物车的手柄很短,两个人的肩膀就免不得要贴在一起。虽然成步堂很眷恋这份亲密的温度,但他猜想在别人看来这样的他俩一定是怪异透了。

     在意着这一点,成步堂悄悄地将手收了回来,与御剑拉开了距离。然而这样又让双手空闲得难受。于是他不自然地把手插进兜里,目光在途经的货架上四处游移。

     「成步堂,」御剑的声音说,「你看那个,」

     于是成步堂的手又自然地搭回了购物车上,肩并回御剑身边,答着「哪里哪里」,去看御剑手指所指的方向。哦,那个,真不错啊——他这样顺口回答着,看着御剑伸出手去拿那造型可爱、堆了一货台的迷你大将军玩偶。御剑双手拿起两个不同颜色的玩偶,唔地皱眉陷入了沉思。成步堂看着那样的御剑的侧脸,只觉得那样烦恼着紧抿着的嘴唇线条是那么可爱。他不禁也无意识地伸手拿起了一个,捏在手里感受那友好的短绒触感和富有弹力的填芯,而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御剑。

     「真可爱啊,」他脱口而出。

     「嗯……或许是有点意外的讨喜呢,」御剑回答他。

     他们说的并不是同一个东西——而成步堂的脸腾地红了。那一大堆五颜六色的玩偶吸引来了很多路过的孩子的注意力,没一会儿他们就吵吵嚷嚷地围满了货台,每人拿着几个玩偶挥来挥去,向母亲撒着娇。他们两个成年人立在这群不比货台高的小麻雀之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成步堂有点想离开了——虽然他还有些东西没看够。

     「那个啊——你是在这个粉红色和蓝色的之间犹豫对不对?」

     「——啊,嗯、」御剑心不在焉地回答。

     成步堂把他手里那两个玩偶夺过来扔进购物车里:「都买就好啦。再不去买别的东西的话超市就要下班了。」

     「可是——」

     「走啦。」

     成步堂一手推着车一手拉着御剑的手往前大步流星地走去。走了两步之后,他突然发现了觉得异样的地方,于是猛地把购物车送还回御剑的手里。

     「……我搞不清方向,还是你带路吧……」他顺势把手搭在手推车扶手边缘,但又慌慌张张地挪走了。

     御剑满脸狐疑地看着他。成步堂毫无必要地揉着后脑勺,把头发揉得一团糟。

     「成步堂,你脸上很红,」御剑指摘道。「你是不是生病了?」

     「哎?没有啦,只是这里面有点闷热……」

     成步堂重新把手插回兜里玩着里面有点发烫的手机,却一边思索着他是多么喜欢御剑的手的温热触感。


     御剑啊,总是在奇怪的方面十分迟钝。明明是个很聪明的人来着。

     比如说,他们经过服装区的时候,他会冷不丁地从架子里抽出一件针织衫,贴在成步堂胸前比划,吓了对方一大跳。他撇了撇嘴,咕哝了一句,「原来如此,超级市场自营的款式啊……」耸了耸肩将衣服放回原处,在身后留下一个已经被吓傻的刺猬头。

     比如说,他们经过调味品区的时候,他会驻足在那一排排看着相似,却标着不同用途的五花八门的标签的酱油前面,要求成步堂说明它们之间的区别。「因为我做不来这种事情啊,」他自嘲般地说,「但照你的说明,我们不如把酱油换成这种。我一直觉得你做菜有点咸——但很好吃,别误解。」厨师毫不在意他对口味的指摘,只希望他说这话的声音能再小一点。

     比如说,他们经过熟食区的时候,他会看着提供试吃的小皿子,谨慎地用塑料小叉子插起一小块香喷喷的熏肉肠吃进嘴里,而后脸上的笑容随着咀嚼扩散开来。他用同一把叉子插起另一块递到成步堂嘴边,语气确信无疑,「这比你做的要好吃。别不服输,尝尝看。」而后者只想说自己不是输给了超市,是完完全全地输给了他。

     成步堂不知道该拿御剑怎么办——他是不是该说明自己所在意的事情?但看着御剑的情绪很高,他并不想破坏那份好心情。更何况这每一次令人紧张的暴露两人关系的瞬间,都能让成步堂更真切地感受到那个令人愉悦的事实——

     他们是同居伴侣。

     尽管是很特别的伴侣,但这无妨于他们深爱彼此的事实。成步堂用留恋的目光追随着御剑,然后把不知什么时候就搭在御剑手边的手戳回衣兜里。

     超级市场就是家的意味。成步堂想他对这句话的领会不会比此时此刻更加深刻了。


     「我在想的是,」御剑往塑胶袋里装着苹果,突然若无其事地开口,「你今天有点反常。」

     「嗯?」成步堂下意识地收回了搭在车把上的手。

     「对,就像那样,」御剑用下颌示意了一下,「你看上去很不安。」

     被看穿了啊,果然就观察力而言,御剑真是相当优秀。成步堂的手在衣兜里反复摩挲着手机的轮廓:「嗯……怎么说呢,果然周末的人是很多啊,让人有点焦躁……」

     「其实你没必要那么在意,」御剑把苹果放回车里,随手拿起一小把香蕉仔细端详,「人群来来往往,就算我们看起来有跟常人不同的地方,也没什么好在意的。毕竟是一生都不会有交集的什么人——」

     「——等等,」成步堂打断了他,「等等,你——你知道?」

     御剑耸了耸肩。

     「虽然我之前有所耳闻超级市场是一个家庭氛围浓厚的地方,但刚走进来的时候还是不由得惊叹了一下。总之,你会提议来这样的地方,我还蛮意外的,成步堂。」

     成步堂想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傻,因为他下巴几乎都要掉了。而回想起之前的行为,他更觉得自己在御剑的眼里一定是个傻瓜。

     但不明原因地,他觉得十分开心。就像童年时在父母并肩推着的手推车前跑来跑去时似的,心里有一种几乎满溢出来的喜悦。他一瞬间像是倒退了十多岁似的,脸上绽开了十分孩子气的笑容。

     『咻碌碌碌碌碌碌碌——』

     在因为临近闭店时间而变得空旷的购物区里,他踩着购物车轮子上方的横杆,凭着那四个小轮子滑行了起来。那是他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感受着风略过耳边的爽快感,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世界之王。

     「——你是笨蛋吗成步堂!」

     就算御剑的怒叱声,听起来也像婚礼钟声那样悦耳。


     随着闭店前通知的轮放,结账台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成步堂和御剑并肩推着那小小的绿柄子手推车,清数码放着车里的物品。

     「啊,对了,薄荷糖,」成步堂突然说了一句。

     御剑顺手从旁边货架上取下一盒扔进车里:「所以我说,以后请一定先做好计划,尤其是在大张旗鼓地把我拉到超级市场之前。」

     「可是我觉得跟你一起逛来逛去的很开心,」成步堂抬脸看着他笑了笑。

     御剑轻哼了一声。是无法否认吗?不过今天的御剑看起来真的是很开心。成步堂敛不住脸上绽开的笑容,走回到御剑身边。

     「其实说到薄荷糖,我倒想起了另一样更重要的东西,」他反手从薄荷糖的下层取出了他其实思虑了很久的那样东西,「超市这种东西还真是贴心啊,把最重要的东西放在最便利的地方。」

     御剑看着那个盒子,脸微微地红了。但他脸上带着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些挑拨意味的笑容。

     「但我更喜欢螺纹的。」他这么说着,从衣兜里拿出另一个盒子扔进了购物车。


  87 7
评论(7)
热度(87)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