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深入灵魂的热爱

※傻白甜,不明所以,前言不搭后语,印象派万岁

※高考写到这个字数一定会被吊打


这个题其实超难写好吗??!!?!!???!?!?!?!??!?!


===


     这段关系起始于成步堂的告白。「我爱你,」那男子这样说。没有人禁得住那样的深情,御剑因此顺理成章地同他在了一起。「你爱我吗?」成步堂牵着他的手问,然后心满意足地观赏那沉默的羞赧表情。

     那种事,不必说出口也能证实的吧。御剑在成步堂的枕边辗转着,对着那无忧无虑的睡颜搅动起心事。爱,那么肉麻的字眼。他张嘴含着那个字句,终究是无法发出声音。那种事,不必说出口也能证实的吧。他在心里再次说,掉过身去将自己埋在被子里。

     成步堂从来不吝惜他的爱情。清晨初睁眼的一刻,在路上分别的一刻,相见后亲吻的一刻,情事后朦胧的一刻。想要强调自己及爱本身的存在似的,他说:

     「我爱你。」反复着。带着各种情感与音调。令人敬佩的是他总能直直地注视进御剑的眼睛说出这一句,清澈的眼神具有非凡的力量,竟然能驱散御剑的气场。

     御剑是一个在严厉的环境里生活惯了的人。一颦一笑里,刻入的全都是无表情的掩饰。成步堂的直白,击溃的几乎是他之前的所有人生。他感到难为情,心想为什么会有这样没羞没臊的人会存在;然而,又是深深感激着那份直白。如果成步堂不是那样的一个人,那么他便不会知道自己竟然拥有着如此多的爱情,他便不会经历这样被爱情深深浸润的生活,他便不会拥有成步堂,这样一个他如此倾慕的人。

     交往过一周年的时候,正是那年的夏祭。总是穿着西装与领巾的御剑,穿起浴衣来让人感觉十分新鲜。在同伴们的喧嚣中,两个人戴上狐狸的面具,手牵着手隐藏在人海里。吃着苹果糖,提着好不容易捞起来的一条小红金鱼,爬上矮矮山丘上的凉亭,并肩望向绚烂的天河。御剑的木屐嗒嗒响着,在蝉鸣声里奏出特别的音色。

     赤红的饴糖蹭在了脸上。成步堂咬着自己已经吃光的短短木杆,探过头去在御剑脸上的糖痕舔了一下。舌头的触感温柔而热,带着些情色的意味,御剑遮着脸向后躲着,在衣袖之后兀自红了脸。成步堂孩子般地笑了,不依不饶地追上去,撒娇般地要求吃第二口糖。御剑伸手拨了他脸侧挂着的面具,那狡猾的嘴被狐狸嘴遮住,御剑心里划过了淡淡的安心与惆怅。这时宛如计划好了一般,河的对岸放起了焰火。紫红色和蓝色,在绀蓝色的天空中绽放得异常美艳。白色狐狸脸上的花纹在火光中明明暗暗地闪烁,夜风温柔地带起树的波动。成步堂抬手掀起了面具,共御剑一同望着那美丽的景色,良久,塑胶袋中金鱼的水被爆裂声震得颤抖。

     御剑的眼中映着焰火,水晶般流转着奇异的光泽。成步堂握住了御剑的手。在漫天的花朵下,两人的目光相逢了。为了听到彼此的声音,他们不由得缩短了距离。成步堂的手心十分灼热,其中传来的几乎是他高鸣的内心。「我、爱、你,」他一字一顿地大声说,比焰火声更响亮,透过御剑的五官传达开去,深深地激荡了心里那尊沉重的铜锣。「我爱你,」成步堂再次说,仿佛传达不尽心中的感情。御剑睁大了眼睛,水晶似的眼球在眼眶中颤抖着,倒映着整个世界以及成步堂的身影。

     我爱你。两人不由自主地交叠了嘴唇,尽管两颗心脏几乎要飞上天空与焰火一同绽放,但亲吻却只是浅浅的碰触。用鼻腔艰难地获取着空气,御剑觉得所有事物都化成了银河的晚星。唯一真实的只有那几乎要融化开的甜味和柔软,那便已经足够了。

     两个人离开彼此的时候,发出了浅浅的啵的声音。焰火已经停止了绽放,即便天河依旧绚烂,却也稍嫌有些寂寞了。成步堂看着御剑,脸微微地有些红。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御剑便把手里的苹果糖贴在了他的嘴上。

     「嘘,」他说,「我想再听听蝉鸣的声音。」


 

-end

  47
评论
热度(47)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