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Je n'ai envie que de t'aimer

我超爱你啊啊啊啊啊!!!!!

感(ji)动(xue)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我太幸福了下辈子我还是死心塌地当你的臣妾(什么。

来来来这个老夫少妻的拉郎大家一起来吃啊(x


禾鬼禾鬼Q:


 · 那个检察官不能和律师结婚的梗【不过律师好像自身不会受到影响?】
 · 世界观是同性可以结婚,但是二人还没结婚的阶段。
 · 依旧33成x21御设定【不要问我为什么】
 · 时间线…基本完全是扯淡的 不要深究【。
 · 狩魔豪very OOC请当作另一个人吧我实在记不起123里他的样子了…
 · 虎狼死家的案子设定为律师并不是成步堂,爱谁谁【或者并不是33成,可以当作不认识21御的26成【好乱啊还是爱谁谁吧
 · 因为这篇写得太久前后画风不太统一…



1
       其实也不是到了非要结婚的境地吧。
       明明是个没有正经的人。
       你看,又没有工作,又不上进,整天吊儿郎当嬉皮笑脸。
       好不容易让他出去工作,弹个琴都能弹出杀人案来。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现在想想,为什么会发展成恋爱关系都是个谜。
       所以,就这样好了。
       就当作那件事没有发生过好了。

2.
       【一星期前】
        “一方退出…?”
        “如你所见。不过鉴于你目前似乎并无有结婚意向的伴侣,这对你应当无足轻重,倒不失为解决一些检察厅蠢货的办法。”狩魔豪将手中的 卷成一个纸筒,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
        “我看法官那边不如也运作运作好了,我早看那个拿锤子的不顺眼了,竟敢公然在法庭上…”
        “还有那个挥教鞭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要不是他父亲是会长我早就让他尝尝狩魔之威了;可惜这小子榆木脑袋蠢得要死,要么我让冥考个律师证悄悄弄过去…”

        
        “…你在听吗?”
        “御剑!”
       
        “…是的,老师。抱歉。”
        
        

3.
      话虽这么说,那人的态度也太让人火大了。
      “哈哈哈真是奇怪的规定啊”是几个意思啊!?
      这可是关系到我整个检事生涯的事情你以为我在说“真奇怪对面超市的吐司都要两袋一起卖啦”吗。
       你好歹替我考虑一下好吗?
       为了走到这一步我放弃了多少你再清楚不过了。
       狩魔之名注定是要由我背负下去的。
       为了老师,为了父亲,也为了我自己。
       我可是要在你和检察官徽章中选一个啊。
       
       …你到底要不要和我结婚啊。

      

4.
     【法庭】
     “異議あり!”
     “御剣检察官,请说?”
     “哦…其实我没有找到矛盾,觉得能拖延时间就不自觉地喊出来了。”
      “…”

      “裁判长!辩护方请求询问虎狼死家左左右门!”
      “虎狼死家?!开什么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这是救出人质最后的机会!”
      “这…御剣检察官,你倒是说句话啊?”
      “检察方同意辩护方的主张。”
      “什…?简直胡闹!随你们吧!”

       ……
      “本庭宣布,被告人王都楼真悟,无罪。闭庭!”

       “御剣检察官,请留步!” 对方律师气喘吁吁地拉着一个衣着奇特的小女孩向他跑来。
       “您有什么事吗?”
       “是…今天真的非常感谢您!是您救了这孩子一命啊!虽然不太明白您为什么要帮我但是最后真宵能平安回来都是多亏了您啊!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报答您才好…”
        “抱歉,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告辞。”
        “啊…那个…是…”

        真相…吗?
        或许这才是我成为检事的意义所在吧。

5.
       那么就这样好了。
       现在这种状态也没什么不好。
       退一万步讲,有朝一日分手的话,也没什么后顾之忧。
       何况他其实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吧,毕竟年龄差距摆在那里,大概也就是玩玩儿。
       我真是自作多情,居然还考虑他的感受。
       这么一来就轻松多了。
       能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吧。

       …不过这人最近有点不对。
 话讲到一半突然就不说了,跟他说话十次有七次都在摆弄手机。
       而且明明一直赖皮狗一样粘着我,这两天神出鬼没的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三十多岁的人了就不能让人少操点心吗。
       
       …果然还是有点在意。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6.
【成步堂演艺事务所】
        “啊,是御剑哥哥!”美贯一如既往地充满着活力,正在用大脑门君做着看起来非常可疑的魔术实验。
        “嗯…你好。” 说起来年龄其实差不了多少,然而一想到这是成步堂的女儿,御剑不知怎的总有种做长辈的责任感。
        “御剑检查官…来找成步堂先生吗?” 可怜的王泥喜君从一堆不明物体里挣扎着探出一个头问道。
        “呃…他在吗?”
        
        其实并不是很想承认。
        他现在出来的话,要说什么呢?
        “你要和我结婚吗?”
        …太糟糕了。
        “你最近怎么了?”
        当着孩子们怎么讨论这个问题。 
        “你吃了吗?”
        …能不能行了。
        …不如我还是走吧。
       
        “爸爸出差啦~要一星期后才能回来呢!爸爸走之前还嘱咐王泥喜君要好好工作和照顾我,以后这个事务所就靠我们啦!所以我们在一起研究哔哔鲁芭的新节目!御剑哥哥要不要来一起!”美贯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啊那个…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无视了大脑门求助的眼神飞快地跑下了楼。
       
        说真的…出差?
 事务所就靠美贯和王泥喜了?
        成步堂龙一,你就这么跑了?
        这还真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情况。

7.
【一星期后】
        “哟。”成步堂风尘仆仆地闯进了客厅。
        御剑正在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读着今天的世界报。
        “你还回来啊。”
        “我回来啦,我跟你说我这次可干了件大事来我给你讲讲…”
        “…”
        “我的陪审团系统通过啦你知道吗这个系统…”
        “成步堂…”
        “这系统可牛逼了牙琉这次彻底玩儿完了哈哈哈哈…”
        “成步堂,我…”
        “以后司法界就要彻底改变…”
        
        “成步堂!!!”
        御剑忍无可忍,把报纸重重地摔到了茶几上。
       
 “你他妈会不会好好听人讲话!我告诉你你这副样子我受够了,爱谈就谈你要是觉得腻歪了我们好聚好散,你一天天的心不在焉吊着我算怎么回事!”
 “你觉得让我提心掉胆的有意思吗?我也不是什么胡搅蛮缠的人,以后我们一个检察官一个律师老死不相往来就是,”
 “反正你也没准备和我结…” 
        
        哎?
        我…在哭?
        因为这个恬不知耻的混蛋?
        这真是…
        太可笑了…
        啊,上一次哭还是…小学的那次啊。
        我怎么能…怎么能。
        太可笑了。
        逃跑吧。
        跑到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吧。
        不能思考了。
        好累啊。
        放过我吧。
        求求你了。
        …


7.
 “啪。”
         一只手轻轻放到了正掩面啜泣的御剑头顶。
        “我不参加了,司法考试。”
        “…什么?”
        “我说,司法考试,我不参加了。”成步堂顿了顿,“我不做律师了。”
        “…你在说什么,你不是一直…”
        “是啊,我一直希望能够重新运作成步堂法律事务所——当然,不是做艺人啦,哈哈。”
        “…”
        “唉,配合一下嘛…所以我找到了王泥喜君。”
        “哈?”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我觉得差不多可以把事务所交给他了。而且七年前的案子也解决啦,所以我这个老人就退出吧,以后就看他的啦。”
        “等等…所以你早就准备这么做了?”
        “嘛,算是吧。”
        “…什么时候?”  
        “你说准备啊…大概就是在牙琉办公室看到《一方退出》那个草案的时候吧。”成步堂眨了眨眼。
 
        那是…开始的开始,在御剑还对这件事一无所知的时候。
        成步堂已经洞悉了自己将会产生的想法与矛盾,并且先一步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作出了行动。
        既不让自己为难,又不产生负罪感,他的退出成为了唯一的解决办法。
        御剑深知那枚徽章并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无足轻重,在成步堂心中它的地位与御剑对于检察官的前途重视不相上下。
       然而他轻描淡写地舍弃了它,为了和自己在一起。
       
        “成步堂,我…”御剑的眼圈还泛着红,兔子似的抬头望向成步堂。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伟大,特别厉害,特别想报答我?”
        …突然想打人。

        “好啦…以后呢,我就赖在家里了,每天在家扫扫地做做饭,去哔哔鲁芭弹弹琴赚点外快,周末去看看美贯和大脑门君,等你自己上庭啦就去听听你的庭审,你得负责养我啊。”
        “什么啊!你这是退休了吗!”
        “不好吗…那…”成步堂俯下身,将嘴唇贴到御剑耳边——————










         “你给我生个儿子带带?”

   fin
 
      



Un orage emplit la vallée
Un poisson la rivière
Je t'ai faite à la taille de ma solitude.
Le monde entier pour se cacher
Des jours des nuits pour se comprendre
Pour ne plus rien voir dans tes yeux
Que ce que je pense de toi
Et d'un monde à ton image
Et des jours et des nuits réglés par tes paupières
         
 ⬆️题目就是这首诗的题目 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首诗
 
 译文如下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一场风暴占满了河谷 
  一条鱼占满了河 
   
  我把你造得像我的孤独一样大 
  整个世界好让我们躲藏 
  
 日日夜夜好让我们互相了解 
  为了在你的眼睛里不再看到别的 
  只看到我对你的想象 
  只看到你的形象中的世界 
   
  还有你眼帘控制的日日夜夜 
     
        
      生日快乐!
 食用愉快 
 爱你的朕
      
       
       
       

  49
评论
热度(49)
  1. 三知更半夜禾鬼禾鬼Q 转载了此文字
  2. Fishingrocery.禾鬼禾鬼Q 转载了此文字
    我超爱你啊啊啊啊啊!!!!! 感(ji)动(xue)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觉得我太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