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冬日,里巷,一个拥抱

※之前在wb开的脑洞,一把温暖人心的糖。

※短、非恋人、成御无差、非常非常的,纯情❤


===


     成步堂龙一,二十九岁,靠穿戴吉祥物衣服养家糊口。

     街道上往来着无数脚步,伴着圣诞歌的旋律欢欣雀跃。成步堂的身体在臃肿的玩偶服里打着转儿,在零下九度的寒风里挥汗如雨。他已经逐渐适应了从蒙着黑纱的小孔里窥探外界环境,并且颇熟稔地弯腰寻找那些一脸艳羡,走不动路的小孩儿,往他们的手里塞进和自己的头套同样形态的气球,同时眼疾手快地向身边的家长递去影碟的传单。

     「感谢支持——!大将军系列最新剧场版『NEO大江户战士·戊』上演在即,限时限定迷你展览进行中,欢迎光顾商场顶楼——」

     矢张穿着纹样花哨的羽织,兴致勃勃地殷勤递着宣传用的面纸,扯着嗓子大喊,鬼鬼祟祟地从袖子里摸出做工粗劣的大将军挂件,耳语着用低价出售给在周围眼巴巴观望着的国中生。

     所以说那个是违法的吧。成步堂暗自摇了摇头,同时又为那正是矢张的作风而莫名其妙地点头。他清了清嗓子,不再去看矢张,而是继续弯着腰给小孩子递气球。大将军背上的指物实在是太沉了,坠得他无法轻松地走路,只好大部分时间呆站在原地,偶尔沉重地提一提拖沓在地上的长袴。

     马上就能熬过这一天了。

     「成步堂,你没问题吧,」矢张凑近他小声说,「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顶你一会儿。」

     他摆了摆手。矢张于是用他那幅吊儿郎当的笑容回应:「嘿嘿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我就是想说说看而已,怎么样刚刚有没有被我感动一下子?」

     成步堂决定抄起大将军扇子抽他一顿。


     「对不起啊,老兄,我只能帮你这么多。」

     矢张蹲在商场后门抽着烟,半晌,挤出了这么一句。成步堂挤着毛巾里的汗水,耸了耸肩。

     「有工作可干我已经很感激了。我的存款马上就要见底了,实在是不想让美贯跑出去赚钱啊,尽管是别人主动邀请她演出。她太小了……」

     他说着,叹着气蹲在矢张身边,向矢张借了个火,若有所思地深深吸了口烟雾。随着烟气的喷吐,肩颈的酸痛似乎也减轻了一些。

     矢张沉着脸,低头看着落在脚边的烟灰。

     「但凡我再有用一点,再踏实一点,或许能为你介绍的就不是扮吉祥物这种工作了吧……」

     「所以说有钱可拿已经很好了,矢张。」成步堂义正辞严地打断了他。

     矢张没再说什么,于是两个人只是继续沉默地并肩抽着烟。成步堂觉得自己发丝里的汗水慢慢蒸发开去,刚刚令人头晕目眩的闷热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渗入骨隙的惆怅的寒凉。他不由得打了个喷嚏,声音之响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补充好水分之后,成步堂再次带上那形状滑稽的头套。

     「如果胸前的体力灯是真的就好了,」他用玩笑似的腔调说,「这样在我晕倒之前能有人及时发现我。不是有新闻说有人晕倒在布偶服里长达两个小时都没人发现吗?」

     如果面对的是别人,大概只会一脸沉重地对他说这一点也不好笑。但是矢张咧开嘴,发出没品的大笑声,并且笑得前仰后合。「真那样的话我们可以去告雇佣方吧?这算是工伤的吧?可以赚一大笔的啊,哈哈哈,再也不用傻兮兮地站在街边给欧巴桑递面纸了。加油啊成步堂!」

     成步堂十分感激他那没心没肺的好意。

     他重新抓起一把气球,走回商场正门前。天色暗下来,路过的人群更加繁杂,今天是星期五,可以吸引来更多的顾客吧。成步堂谨记着工作守则,在布偶服里也摆出灿烂的笑容,向那些身高不超过一米的小家伙们招手,摆出大将军的绝技姿态。

     拿到今天的工钱之后就可以给美贯多带一个布丁回去。

     他在心里勾描着年幼养女的天真笑颜,觉得有一种纯粹的喜悦和干劲从已经十分疲倦的身体深处涌出来。他莫名其妙地自顾自微笑出声来,大幅度地随音乐挥舞着手臂,朦胧地听到小孩子们欢喜地叫着那英雄角色的名字,想象那其中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叫的是爸爸。

     「爸爸!」

     成步堂愣了一秒钟。那个小声音在他的头套里撞击出回音,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有人抱住了他,用短瘦的小胳膊努力环抱他臃肿、肮脏的布偶服。他用手扶住头套低头寻视,看到自己的养女清澈的双眼,撞破了他眼前那层晦暗的黑纱。

     他有些手足无措。他没法儿说话,也没法儿摘下头套,也不能在大庭广众做出不友好的举动,但是他不想让美贯这么抱着他,不是因为不开心,而是因为生气。怎么可以自己跑出来,怎么可以来交通形势这么复杂的地方,怎么能摸这脏兮兮的布偶服。他感受着美贯的拥抱,觉得欣慰、焦躁、沮丧,但总之是,万分动摇。他踌躇了很久,最后伸出那面包似的手,轻轻抚了抚美贯的头顶。

     在喜悦的呼声中,近旁的小孩子全都涌向他。他们都没有他胸口高,像群小鸡似地围在他腰边,充满期待地忐忑地去拥抱他们心中最伟大的英雄。成步堂几乎是完全乱了阵脚,但是他寸步难行,只是困扰地高举着双手,牵着那一大把圆滚滚的气球,像是要被气球带得飞起来一样。人群发出善意的哄笑,母亲们唤起孩子的名字,更多人摸出手机拍下这有些滑稽的一幕,快速地传上社交网络。

     即便隔着一个沉重的头套,成步堂也察觉到了很多视线。他不禁发出干笑来缓解自身的尴尬,抬起头求助似地望向周围的人们,但或许是因为那样的举动更滑稽,人群再次发出友善的笑声。人们朝向他的一面被商场大门里透出的温暖光亮烘得亮晶晶、暖乎乎的。矢张乐呵地吆喝着,为大家发去面纸,鼓起掌煽动着人们的情绪。在随着音乐鼓动的掌声浪潮里,成步堂摇着头,又点着头,灿烂地苦笑起来。

     「毕竟人人都爱大将军嘛。」

     矢张插着手,或许回忆起自己以前扮演大将军的经历,又或许为着记忆里的一些美好事情,无声微笑。


     成步堂把美贯急匆匆地牵进工作人员休息间。尽管感到很不放心,但也只能请矢张帮忙照顾她。他把头套夹在腋下,禁不住蹲下身对椅子上的美贯轻轻数落。

     「对不起,可是,美贯就是想来看看爸爸嘛……」美贯抿住嘴,歪头晃悠着细细的小腿。

     于是成步堂什么也说不出了。他笨手笨脚地去接一纸杯温水给美贯喝,让她再等他半个小时到下班,然后就能去商场地下的甜点屋给她买布丁吃。美贯甜甜地微笑,欢欣雀跃地答应了。

     「放心吧成步堂,有我陪着小美贯,你就不用担心啦。」矢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更担心。他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最后留恋地望了一眼美贯,捧着头套从后门挤出身去。

     因为天色昏暗,后门的那条小巷显得更加阴沉。寂寞的路灯因电压不稳而嘶哑着,一股烟尘味儿的寒气呛得人咳嗽。成步堂打了个寒噤,嘟囔了一句真冷,快速地把头套罩在头上,向巷口的方向迈开脚步。

     没想到这小窄巷里还站有另外一个人。成步堂眯起眼费劲地张望着,推测凭自己现在的身形大概很难挤过去。于是他不得不准备再次摘下头套,跟那人交涉。虽然工作禁条之首就是摘下头套,但是这实在是必要的状况,而且成年人应该不会在意梦想破灭这类的事情吧……

     他这么想着,用手去捧那沉重的头套。然而对面的人看向他,似乎试探似地嘟囔了一句。

     「大将军阁下……吗?」

     虽然隔着头套无法完全听清,但这声音有些耳熟,成步堂漫不经心地想。或许是个狂热的大友吧。他点了点头。

     对面的人向前走了一步,终于走进那闪烁的路灯光线下。这让成步堂吃了一惊。深红色的长大衣和洁白领巾……那是御剑。

     他倒吸了一口气,一瞬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他满面呆滞地望着他,想起在御剑看来自己的脸应该是另种意味上的满面呆滞,不禁觉得很好笑。他想起御剑似乎很喜欢大将军,记得他的办公室里还摆了价值不菲的限定模型。

     于是他努力忘记,忘记布偶服里的他认识御剑的事实,假装自己是御剑最崇拜的超级英雄。他装模作样地用古板的方式挥了挥手,从布偶服的口袋里摸出一张传单递给御剑。御剑接过了那张传单,十分小心地收进公文包里。成步堂无声地打着手势,示意自己想要穿过巷子回到商场的正门前,然而御剑只是望着他,两人之间的交流十分寂静,让人觉得很别扭,有些惆怅,有些莫名的忐忑与恐惧。

     成步堂只好再一次伸出手,缓慢地指向御剑身后的巷口,再指向自己的胸口,重新做了一遍刚才的手势,希望这样能使御剑明白。他困惑地摊开手,意思是你再这样站在这里的话我会很困惑。是啊,很困惑,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很困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御剑刻意地注视着大将军嘴巴位置上的那两个圆圆的黑纱小洞口,望穿了那些伪装,望见了在臭烘烘的布偶装里兀自发汗的自己。

     他摊着手持续地回望御剑。

     然而御剑仍然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让开身体。但是他动了,出乎成步堂的所有预期,他张开双臂,抱住他冗赘的身体,像是刚刚美贯做过的那样。一时间成步堂一头雾水,从什么时候流行起了拥抱大将军?这是什么新的段子吗?但也或许是之前的场面被御剑所看到了,单纯如他只是想如法炮制一下,以发泄自己对这个英雄的喜爱,而已。

     但无论是因为什么,成步堂都觉得鼻子泛酸起来。他明明只是个脏兮兮的布偶而已,却能收获到这么多的拥抱。虽然只是因为自己带着一个虚拟角色的光环,但能被人拥抱,真的是一件十分温暖、十分令人感激的事情。拥抱让人知道他还被人喜爱,还被人需要着。尤其是在这当下,他已经无数次思索和怀疑过自己存在的价值、意义和目的;这些拥抱、这样的一个拥抱,让他那些阴沉的思虑开始缓缓地消散了。

     御剑沉默地、坚定地拥抱着他。成步堂没有办法准确地控制自己身体的动作,但他还是在让双手悬空半晌之后,慢慢地、笨拙地,摸索着、尝试着,回给御剑一个拥抱,怀着酸楚,怀着胆怯,怀着感激,怀着眷恋。


-end.


  136 5
评论(5)
热度(136)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