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雨落时分

※除草归档。参加成御灵魂对接计划,度过了长久以来最为开心期待的一个月,发自内心地感谢各位。真是…太美好了!谢谢!!!


===


     「想出去走走吗?」

     于是他们并肩走在葫芦湖畔。或许因为下着雨,在这赏樱时节也见不到游人。他们得以心安理得地共撑一把伞。伞面浓黑,将他们的世界遮得一片晦暗,唯有两个肩头暴露在雨水里,被濡湿成粘稠的黑与深红。御剑于是向成步堂更靠近一些。而成步堂猛地停下步来,御剑没有追上他的思想,不小心让伞骨尖碰了他的头。水柱稀里哗啦地从他帽衫缝隙流进后脖子里,成步堂没有反应,御剑却被那想象中的凉意刺得缩了缩脖子。

     「抱歉——」

     「你想不想吃棒棒糖?」

      御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成步堂指了指近旁的小卖部,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闲散。御剑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口袋,成步堂却快速地摸出两枚硬币,把玩着它们跑进雨中。御剑独自伫立在伞下,发现去追他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于是只好等在原地。成步堂拿着糖钻回伞里的时候,脸上挂满了小水珠。

     「抱歉没有草莓味,只好买了柠檬。」

     他手里只有一支糖。御剑想问这其中原因,但已经颇有先见地预料到自己不会得到满意的答复,懊恼感让他默默咬紧了下唇。成步堂麻利地剥开糖纸,拿出那裹着糖霜的小黄块儿,握着棒柄把糖递到御剑嘴边。御剑皱起眉头,试着偏头躲一躲,糖块执拗地追上来,御剑叹了口气。

     「多谢款待。」他含着糖含混不清地说。

     他想自己的样子一定很奇怪——穿着正装却在嘴里吃糖。成步堂果然望着他笑了,那让他觉得有点难为情。化学香料勾调的酸味莫名其妙地蔓延到耳根,从味觉转变为痛觉,御剑禁不住眯起了眼睛。他把糖取出来,发现那已经融化些许的糖块勾勒着大将军乙的模样。他挑了挑眉。

     「如果是草莓味,你会更早想起来。」成步堂说。

     于是两人继续沿着葫芦湖的边界走。两年前也是同样,春日、樱花、葫芦湖,只是没有雨。就连氛围都宛如复刻,莫名的畏惧、微量的尴尬。那是他们初次的约会。原本经过时间的酝酿,两人的关系早已不同了。他们可以毫不脸红地接吻或相拥,但此刻他们没有。御剑突然感到轻微的晕眩,他有些担忧他们的关系实际上已经回退了两年,徘徊在情侣的起跑线外止步不前。

     那时打破沉默的也是一块糖,草莓味的大将军,系列第三弹。现在他手中的这一根已经跟那时全然不同了,只是化学香精的气质似曾相识。御剑低头打量着这块糖,琢磨不清成步堂的用意。这种有些刻意的昨日重现究竟是——

     「我那时啊,做了挺过分的事情。」成步堂抬起头望向伞外的雨幕,眼中朦胧地泛动着一些怀念或憧憬。

     御剑则认为那件事不是『过分』而是『岂有此理』,即便很多微小记忆已经消失在时间长河里,那件事却至今记忆犹新,并时不时地在他的思维和梦里跳跃。

     成步堂扔完糖纸和糖棍后回到樱树下面,而御剑正忙于把肩头沾上的花瓣拂去。成步堂坐下在他身边,注视了他半晌,然后带着一种奇妙的语气开口唤他的名字。御剑下意识地出声答应,并被那种奇妙的语气吸引了。他抬眸回视他,然后成步堂的面貌变成世界里唯一的事物。他吻他。因为过于突然、过于温柔、春日的阳光过于暖和,御剑甚至没有进行拒绝。那是纯情的嘴唇的碰触,而两人同时意识到对方的嘴唇比看上去要柔软许多。他们探索清香的草莓味、黏腻的蔗糖味,然后体会那甜味转酸的过程,轻慢地纠缠不休,味蕾和心品尝到的是情爱的味道。那便是他们的初吻,是开启了日后许多关乎爱情的美妙回忆的钥匙。

     然而成步堂笑得更深也更勉强了。「不是那件事,」他说,「是一件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事。」

     他把御剑吃完的糖棍握在手里,站在垃圾桶的前面。他甚至能感到御剑的体温,能清晰地在脑中轮放御剑吃糖的模样。于是他把糖棍放在唇边吻了一下,然而不够。他快速地舔了一下。还不够。这样偷窃般的带有禁忌感的行为让他突然脸红不已,他心里的某种情感扎根更深,在身体里震颤着发出回响。他发现他深爱着御剑,比他所想象的更沉重、盲目、无可救药。

     御剑疑惑地望着他,他别开目光,无比苦涩地笑着咳出了声。刚刚灌进他衣服里的雨水夺走了他身上仅剩的温度,他止不住咳,就把脸埋在手里;仍然止不住,便慢慢蹲下身去。御剑惊惶地停下步来,把伞全部倾在他身上,俯身为他敲后背。成步堂觉得自己咳喘得十分难过;肺、胃和心脏,痛苦得翻江倒海。他害怕自己在失去一切之后,紧接着要失去御剑了。

     他拼命压下那神经性的咳嗽,强迫自己抬头看向御剑。御剑低头望着他,什么也没有说。成步堂觉得自己湿漉漉的脸上,马上要落下另一种绝望的液体,他赶紧埋下头尽可能地把脸擦干,却模模糊糊听见御剑唤了他的名字。

     他被御剑的声音拉扯着抬起头来,然后感到一个御剑的吻。御剑闭着眼,翕动着的睫毛近在咫尺。他的眼神已传达不了什么东西,却通过柔软的嘴唇传递而来。成步堂窒息着接受这个吻,过于突然、过于温柔,掺杂着人工香精的酸甜味;眼泪终于无可抑制地从他眼角落下来,在地上打出两个深色的小圆窝。

     御剑撑着伞,那是把大的、黑的伞。被雨打落的花瓣粘在上面,缓缓地积成一层樱云。伞变成粉的伞。然后湿透的花瓣被阳光慢慢烘焙、晒干,轻缓地滑落下来,于是成步堂和御剑的伞外不再是雨天。那是一个春色的、温暖的花园。


-end.


 


  74 3
评论(3)
热度(74)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