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响王】东京夜行物语(1)

※大概是个长而有趣的故事,一篇爽文x

※其实灵感来源于之前点梗,大家的梗都很有趣只恨自己没有一百双手qaq,但是很欢迎有梗又愿意聊的天使们来敲我聊天啊!最终抽到的结果是来自 @叁喵千代 太太的天使成x魔王御/恶魔响x天使喜一题,不过最后实在写得太自我放飞+战线拉得实在太长,只希望…您不要嫌弃……以及看到的各位不要嫌弃(掩面

※那么题材如上:天使恶魔AU,律方天使检方恶魔的设定,私设出没请不要带任何正剧目光来看,大家可以说说想看的主要角色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塞进来x

===


-Landing


     「难以置信……」

     王泥喜法介举着纸条,拼命地核对着面前的这条街道、这个门牌号,希望能和手上的地址有出入。——有一个字是错的也好!可惜老天爷并不会如此仁慈地遂他的愿。从天上来的王泥喜心里清楚得很:神们一个个都懒得要命,自己的家事都理不清,哪有时间照顾从人间来的、如同海底泡沫般时时刻刻不断喷涌的小愿望。

     「虽然……但是……这未免也太简陋了一点。」

     王泥喜暗自嘀咕起来。尽管已经做好思想准备,但当真正迎接人间的生活时,他还是深切地为各方面的不便所折磨,比如说会困、会饿、会变脏;而其中最令人难以忍受的就是不能飞。他感到自己的翅膀在肩胛内部焦躁地颤动着。尽管身为只拥有一对翅膀的普通天使,他还是为自己的这对羽翼倍感自豪。他可以连续飞行六个小时,甚至悬在半空睡觉,但只要行走十分钟,就会累得瘫倒,像一只日光照射下的树懒。

     但是为了升阶,王泥喜不得不在人间的土地上收起他的小翅膀和小光环。他的道行远不足以支撑他在天界以外的地方展开翅膀。天使们都憧憬着成为上级天使,而王泥喜亦不能免俗。因此他就需要来到人间接受升阶的考验,尽管他对离开天界这件事并无好感。一旦落到人间,他就跟地上任何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没有什么两样;或许除去皮肤更好、看上去更青涩懵懂这一点——而他已经一百二十二岁了。

     王泥喜本来以为他实习的地方能更好一点,或者至少更像天界一些,但面前这家看上去就要倒闭的事务所实在是充满了人间的气息:冷漠、不整洁、尘嚣纷杂。他撇了撇嘴,瞥一眼已经被广告传单塞到溢出来的收信口,望向门牌号下的那行字。成步堂万能事务所——跟他手中纸条上的名称微妙地有些差距。他被告知的是『成步堂法律事务所』,并且下面还冠冕堂皇地标注着『关东地区天界办事处』。这两行镀金字跟实体的落差让王泥喜再次叹气,他歪着头,别无选择地抬手敲了敲门。

     看上去事务所的门锁并不好用,廉价的木门带着刺耳吱呀声向前旋开,王泥喜做了个深呼吸,试探般地探进头去。这家事务所的里面并未比门面漂亮多少,所有的家具都以一种可说是粗暴的方式杂乱堆放着,摞得高高的文件似乎很久无人问津;而在唯一整洁的书架中,资料卷宗冷清得甚至要结起蜘蛛网来了。王泥喜不由自主地做了个鬼脸,心里开始盘算着回天界去了。不过保险起见,他还是走进事务所左顾右盼地寻找人影。尽管没有找到任何可供对话的对象,他还是轻咳了两声,试探性地寒暄。

     「日安,请问有人在吗?」

     寂静。王泥喜觉得自己已经获得了一个足够合理的离去理由,暗自欢欣雀跃起来。他对这个地方实在是燃不起一丁点的好感。不善于隐藏情绪的他不禁喃喃着自言自语道出心声。

     「我就知道是哪里搞错了……回去之后我一定要——」

     「——惊喜!」

     巨大的爆裂声吓得他心脏都要停跳了。突如其来的炫目灯光晃得他眼前一片空白,他不禁惊吓出声——是的,毫无形象地高声悲鸣——然后发现那爆裂声并非出自核弹,而只是十个隐藏在乱糟糟事务所内部的礼花拉炮;可真难说那究竟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他沐浴在彩色电光纸片和大功率柔光灯之下,狼狈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唯一发出的反应就是扑地一声,翅膀不由自主地从背后蓬出来,巨大的张力把衬衫和西装背部破坏殆尽,四处飞散的羽毛让他看上去像只在布袋里挣扎过的鸭子。

     笑声在事务所中爆发开来,王泥喜战战兢兢地四处张望,而声音的主人们终于结束恶作剧,从表面上毫无人烟的环境中现出真身。这场恶作剧的主谋挥开隐形斗篷,在柔光灯下面对其他人的笑声和掌声鞠躬示意,那是个身材娇小的褐发姑娘,戴着蓝色丝制礼帽;她摘下礼帽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光环在她头顶上显露出来。柜子后面走出两位女性,一位着和风衣裙、黑发及腰、年纪稍长,另一位则穿黄色西装、橙发蓝眼,扎一条蓝色缎带,她们为这精彩表演笑得前仰后合,不时用眼角持续打量王泥喜。而那个从盆栽植物的阴影里走出来的事务所里唯一的男性笑得最为夸张,那笑声仿佛他刚刚已经看到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了。王泥喜有些气愤地瞪着他,只见他的穿着毫不讲究——即便在另外三位女士稍嫌怪异的打扮之中,他的穿着也算显眼了。他那身灰扑扑的运动衣裤与事务所的场合毫不搭调,更别说他脚下还趿着一双拖鞋。他戴着顶青色毛线帽,那让人看不到他的发型,更让他胡子拉碴的脸庞分外醒目。非要说的话,他跟天使这两个字似乎没有丝毫沾边。

     「哈哈哈,美贯,这真是绝了——真宵你看到了吗,他刚刚——竟然——翅膀——!」

     王泥喜的耳朵红了。他努力想把翅膀收回身体,但大概是仍然惊魂未定的缘故,那翅膀没办法如他所愿般收起,而是扑棱得更厉害了。更多羽毛四下飞散,男人不但不为其生气,反而笑得更厉害。若说他本来就笑得连话都说不完整,现在就更是连基本表意都无法做到。

     「哈哈,我、这,这个孩子,天,好几百年才,才能见得到,哈哈哈哈哈哈!」

     蓝衣姑娘颇为得意地挥挥手,地上四散的彩纸片和羽毛便尽数飞起来,卷做一团小旋风钻进垃圾桶里去了。是法术。王泥喜暗自嘀咕了一声,在人间熟练运用法术,看来这个姑娘——天使——的道行不浅,尽管她看上去十分年轻,甚至可说是年幼。接下来他便意识到更为奇怪的事情:他不仅不应该无法收起翅膀,反而是该打不开翅膀才对。这意味着——

     「没错。」年轻的蓝眸女子看进他猛地睁大的双眼,「欢迎来到关东地区天界办事处。」

     「不过既然来到人间就该讲人间的规矩;我还是喜欢『成步堂万能事务所』这个名字。」年长女性柔和地说着,颇含深意地向仍然大笑着的男性望了一眼。



-Agency


     看上去像是所长的成步堂先生将适才所有的过程进行了录像,并且迫不及待地将录像带进行播放,王泥喜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更想夺门而出还是更想揍他一拳。他裹紧了身上的毛毯,在录像开始播放之前挪开了目光,恰好撞见给他递上茶杯的蓝眸女孩。

     「我叫雅典娜,在这里的名字是希月心音。不好意思呀,让你受惊了。」她笑嘻嘻地说,「不过我真的没想到你会毫无察觉哦!」

     王泥喜耳朵上的红晕一直没消褪,此时更是蔓延到脸上。

     「毕竟王泥喜君刚到人间,对这些事情都还不熟悉。」年长女性从曲奇罐子里拿起一块,又将罐子递给王泥喜,王泥喜不好意思拒绝,便只好接过罐子抱着。

     「谢谢——」

     「可以叫我真宵。」女子说。

     「——谢谢真宵小姐。」他不太自在地转了转右手的手环。手环是他从天界带下来的从不离身的饰物,他还在天界的时候,就会在不自在的时候摆弄手环,那种熟悉的触感能让他觉得稍微有些安心。

     有人突然触摸他翅膀末端的羽毛,他吓了一跳,垂在沙发坐垫上的翅膀下意识地胡乱挥舞,坐在他身旁的女孩向后避了避,有点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

     「对不起!美贯擅自摸了你的翅膀……」她敲了敲脑袋,「不过你的羽毛真的好软哦。你一定很爱护它们!」

     王泥喜拿不准该不该为这句赞扬道谢,所以他只是含糊地欠了欠身。「美贯……那是你的名字吗?」他想起刚才这个名字也被提起过,不禁多问了一句。

     「是的!我的名字是成步堂美贯。我可是这个事务所的所长哦!」她颇为骄傲自得地轻轻敲打高顶礼帽的边缘,一串小星星跳出来散落在地上。

     「所长?我还以为……」王泥喜不禁瞟向开始津津有味观赏录像的不修边幅男子,同时小心地不去看电视上映出的录像内容,「说起来,刚才你们说道『成步堂万能事务所』,我这里的名片写得却是……」

     他从口袋里取出那张有些皱巴巴的卡片,美贯饶有兴趣地取来观看。她噘着嘴将那张卡片翻来覆去,有些不满地说:「上面的效率还是一如既往的低下,这个名字早就过时了!现在的事务所是——」她用食指关节叩了叩名片,上面的字迹被慢慢改写为她口中的名字,「成步堂『万能』事务所。」

     「『法律』这个音节真令人怀念,」真宵歪着头回忆,「那是八十年前的名字?九十年?」

     「至少从我来的时候就是万能事务所了。」心音拨弄着右耳的弯月形耳坠。

     事务所中因沉思而安静下来,只有录像中令人紧张的电波声在沙哑地流淌。三位女士齐刷刷地看向成步堂,而对方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表现得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三位女士于是齐刷刷地收回目光,眼神交换得意味深长。

     「九、九十年,」王泥喜结结巴巴地发问,「那可是相当久了吧——」

     「或许在你诞生之前就已经在了?」心音说,「说不定在当人类的时候还曾经路过呢。不过我大概没来过这里吧,我以前是生活在美——」

     「心音。」真宵眨了眨眼。希月突然噤声打住话题,转身跑到茶水间去了。

     「希月小姐刚才的意思是?」王泥喜感到分外疑惑,「她……莫非知道诞生前的——」

     「怎么可能呢,」美贯用一种蛮不在乎的语气说,「心音姐姐只是个权天使。」

     王泥喜轻轻感慨了一声。虽然仍然只是下级天使,但毕竟是其中的最高位。他也想快点升阶啊。

     「不过,希月小姐,我要解释一下,」王泥喜对希月的背影说,「我——虽然常常被人误解——但我至少也已经过了一百岁生日了!我已经一百二十——」

     「哎!」希月大惊小怪地叫唤起来,「你比我大这么多?」

     「一百岁以上才第一次来修行可真不常见啊,」真宵放下茶杯好奇地说。

     「呃——因为我不太擅长——」

     『砰!』

     一声巨响从电视中传出,成步堂过分夸张的笑声掩盖了王泥喜的后半句话。女士们保持礼貌地掩住笑容,王泥喜竭力让自己不去看屏幕上像只扑棱鸭子的自己,拼命埋下脸去喝茶。他觉得这位性情古怪的先生简直难以应付。

     「——走路。」他咬紧牙关把话挤完。

     「不擅长走路呢,就展开翅膀飞。」成步堂躺回沙发里把录像带重新倒回开头,笑得微微有些咳嗽起来,「既然还想飞呢,就不需要到人间来。」

     「我是很认真地想要升阶的!」王泥喜有点被这位不好客的主人激怒了。

     「是嘛。」成步堂意味深长地转过眼来看他。

     这是他踏进事务所这么长时间以来成步堂第一次正眼看他,王泥喜被对方的傲慢弄得非常烦躁。在对视的瞬间,他在怒气之外意识到成步堂有一对澄空般的浅蓝眼睛,色泽空灵到甚至有些微微泛金。但这对怪好看的眼睛并没有让他的怒意有丝毫平复。

     「对不起,成步堂先生,您是我的上级,但是您真的——很不尊重人。」他直截了当地指出已经在他脑中盘旋了半个小时的意见。

     美贯、真宵和心音带着种在天使脸上常见的业务性微笑看着成步堂。成步堂对着这四双眼睛,似乎难得地有些难堪了起来。他不拘小节地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缓缓蹭起身来,双手插兜转向王泥喜,稍微有了些严肃的坐样,但态度依旧不恭。

     「『上级』——别这么拘谨。我只不过是个很老也很没作为的普通天使而已,她才是你的上级。」他指了指看上去年龄最小的那个与他同姓的女孩儿,后者正笑吟吟地捧着脸嚼曲奇吃,「红衣服的天使先生,请问你为什么想要升阶呢?为流芳百世?为成就神迹?为信徒崇拜?为播撒善念?还是为了六枚好看的大翅膀?」

     「——当然是为了更接近神的意志,」王泥喜脱口而出。

     成步堂几不可见地在帽檐下挑了挑眉毛。

     「正如我刚刚所说的,我不擅长走路,所以我一点也不喜欢人间。」王泥喜直截了当地把肚子里的话一股脑儿倒出来,「我为我的翅膀骄傲,我最喜欢无拘无束地飞翔!不过,在我的同伴们都日益升阶,开始对自己的前身有所了解的时候,我也不禁开始好奇我前身的因缘,以及选择升天的理由。尽管因为阶级所限,我对前身还完全没有概念,但随着年龄增长,我朦胧地开始意识到——我选择升天,是为了接近神。」

     他能感受到心音和真宵在他身后对视了一眼。

     「一百二十二岁也太晚了一点。」成步堂的口调仍然随性,但十分冰冷,「你从诞生为天使的第一天就应该对前身的意志有所意识,但事到如今你才步入正轨吗?」

     「拘泥升阶就一定是『正轨』吗?」王泥喜反诘道,「我所最尊敬的一位炽天使在最后一次升阶的时候已经一千二百六十五岁了,我认为这并无损于我对他的尊敬。」

     美贯突然在他身边掩嘴笑了起来,而心音喷笑的声音在耳后隐隐响起。

    「哈哈哈,我们知道他是谁,」成步堂大笑起来,「这可是相当典型的一位反面教材啊,大器晚成的德隆尼斯大人,我们茶余饭后常常拿他当笑话呢。这就是你最尊敬的天使?」

     『大器晚成』和『大人』两个字眼的语气相当挖苦,王泥喜——再一次地涨红了脸,但这一次他是气的。尽管这件事让他常常被人取笑,但他还是近乎倔强地保持着自己的守则。

     「对不起,不过您这可是对炽天使大人的大不敬。」他恼火地说。

     「哎呀,太拘谨了,阿波罗先生,这里虽然还属天界辖区,可毕竟还有九层天相隔呢。」成步堂说,「不过我倒也不讨厌这样,毕竟这个事务所没有任何正经干事的人。」

     「爸爸才是最不正经的人吧,」美贯呶起嘴。

     「没错。成步堂君才最没资格指责我们。」真宵挥挥手,曲奇罐子从王泥喜的怀抱中脱出,重重砸到成步堂的腹部,意料之外的冲击让他痛呼了一声,「明明早就不是所长了却还想着逞威风,实在是让人看不过去哦!给王泥喜君留下了这么差的印象,影所长很生气。」

     「对不起啊,王泥喜前辈。」心音有点抱歉地抱着茶盘子说,「成步堂先生是有点讨人嫌,可是我们真的是很欢迎你的!」

     「什么『前辈』啊,」王泥喜被她们的好意弄得有点不好意思,「是我该叫希月小姐前辈才是……」

     「前辈比我多活了四十年,我当然要敬佩才是啦!」

     「哈……比我小四十岁的天使是权天使……」

     王泥喜突然有点后悔。可能一百二十岁是晚了一点。

     「不过,真正让王泥喜先生下定决心到人间来,还是因为发生了什么吧?毕竟这么讨厌走路。」美贯好奇地看着他。

     说到这发生了的『什么』,王泥喜倒没办法像刚才一样爽快地畅所欲言了。另一张面孔在他脑中清晰地浮现,他有点厌烦地皱了皱鼻子,把那张脸挥走。

     「没什么……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良心发现』吧。」他撇着嘴回答道。

     「不管怎么说,美贯我作为所长向你道歉啦!为所有的事情,尤其是爸爸!成步堂万能事务所可是真心实意地欢迎你哦,欢迎你在这里与大家共同奋斗、营造业绩,尽早迎来期待的升阶的一天!」美贯握着他的双手跳起来,而心音和真宵配合地拍起手。成步堂窝在一旁的沙发里抱着曲奇罐,带着沉默而意味深长的隐约笑意地看着他们,王泥喜向他瞟了一眼,漫不经心地想这双眼睛可真蓝。



-tbc

  82 3
评论(3)
热度(82)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