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ingrocery.

=夏鱼

逆转裁判·成御中心
混乱邪恶 杂食无洁癖 成步堂love

 

【成御/响王】东京夜行物语(2)

※话唠。还在介绍世界观,检方还没出现

※这篇可能不知不觉就会有点说教,看烦了的话直接关掉就是(

===


-Tokyo


     「怎么样?会不会觉得体力跟不上?」真宵有些关切地问。

     「逛到这种程度就会累也太夸张了吧!」心音跃跃欲试地挖杏黄色的冰淇淋吃,「哇——这家店真是名不虚传!超——美味!」

     「王泥喜先生觉得好不好吃?」美贯一脸期待地问,「想想人间还有好多好多比这好吃一万倍的东西就会觉得饿肚子也是种享受了!」

     这是怎样的状况呢,被三位面容姣好的女性半包围住,坐在临墙位置的王泥喜不由自主地将后背再向墙壁上靠一靠。他人投来的眼神算是……羡慕吗?但想想这几位女士都是反手云覆手雨的天外来客,脸上过分温和的天使笑容在看惯这种表情的王泥喜看来,就觉得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才没那么厉害呢,」美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美贯只是个能天使而已啦。」

     「哎呀,好想快点成为上级天使呀,」真宵托着腮抱怨,「主天使真是个毫无存在感的阶级……又没名气酬劳又低,最气人的是业绩线高到不可思议!真不知道拉斐尔他老人家当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看来所谓的『中层干部』吧,」美贯心领神会、老气横秋地说,「不管在天界还是人间都不好过啊。」

     「就是!怪不得艾玛申请调到教会去了。」真宵气鼓鼓的,「那么好刷业绩,环境和待遇又好!早知道我当时才不要跟着成步堂君咧。」

     「对不起啦,玛娅姐姐,」美贯可怜巴巴地道歉,「美贯会努力让事务所重拾光辉的!」

     「啊,抱歉,特露茜!」真宵双手合十以表歉意,「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哎呀怎么最近变得这么爱抱怨了……」

     从谈话间时不时地就用真名互称来看,她们的关系相当亲密了。王泥喜默默地吃了一口面前红艳艳的慕斯,一种前所未知的丝滑触感在他口中划过,他一瞬间想到在天上常穿的贴身衣物。

     「人类……真厉害啊……」他不禁喃喃自语。

     「是呀,我也常常这么觉得。」心音喝下一大口新鲜草莓汁,满足地长吁一口气,「虽然说我们以前就是人类啊!」

     「小声点啦!」美贯夸张地做了个噤声的表情。

     总而言之,池袋的这家甜品店的品质十分出色,王泥喜机械地记下这个事实。被三位女士拖着在错综复杂的小巷里转过两圈以后,他已经数不清自己手里究竟提了多少种时髦的花哨纸袋。他的脚在餐桌下的皮鞋里严重发麻,最初的痛觉早已过去,只是感到发热发飘。在这三个小时里他加倍地怀念他的翅膀和顺手的小法术——虽然不能折叠空间但至少能为这些手提袋施加一个不小的拉力支援。

     「王泥喜君,对池袋的印象怎么样?」真宵随意地把他拉进谈话,王泥喜试图回忆了一下,发现脑海里的思绪乱七八糟。

     「……我大概……知道……呃,衣服的风格很潮?」他稀里糊涂地想着他被拽进的那些时装店——看起来一模一样。

     三位女士严肃地摇了摇头。

     「……那么……电器?很大的电器店……还有广告曲……」他抵着额头回想着混乱的车站前炫目的巨大广告牌和灯箱。

     摇头。

     「小巷和……人……?总之我完全搞不清方向了……从下电车的一刻起……哦不,大概是从上电车的一刻起。」他忠实地道出最为深刻的感想。

     「是不是我们带他体验的方式有点问题?」心音失望地说,「我第一次的感想可不是这样。」

     美贯晃了三下手指:「绝对没有错。说到人间呢,当然就是交通枢纽和商业街。美贯第一次去新宿的时候感慨颇深呢!」

     「成步堂君怎么带你去那种地方。」真宵咕哝着晃了晃玻璃杯。

     「……呃……很抱歉……让你们失望了……」王泥喜有点懊恼地摸了摸后脑勺。他的感想就是一片浆糊,非要从中提取一些成型而闪光的东西还——真难。或许是他的天资还不够?

     「呃,大概是我们的问法不对。」心音严肃地思考了一会儿,「王泥喜前辈今天有没有对人类有什么新的看法啊?」

     「我对人类……一无所知啊。」王泥喜说,「而且今天走了这么多路,见了这么多人,我觉得除了嘈杂一点、大家的衣着怪了一点之外……这里跟上面没有什么区别。」

     心音和真宵面面相觑,而美贯似乎对他的话很感兴趣。

     「王泥喜先生对人类本来的看法是什么?」

     「就是还未选择升天的……我们。」王泥喜一头雾水地说。

     「但升天可不是一个选择哦,」美贯说,「要成为天使可是要达到相应的业绩才行。」

     「选择做出业绩也是一种选择嘛。」王泥喜说,「尤其是先选择成为有神论者,然后再选择向上走,这可是不得了的一连串选择呢。」

     「那么一百多年间只做一名普通天使也是一种选择咯?」美贯笑嘻嘻地问。

     「——不管是权天使还是炽天使,都一样是天使嘛。诞生前也一样都是人。」

     「你前身一定是个牧师。」心音严肃地说,「我大概觉得你在讲一个很厉害的道理。」

     「什么啊,我从来没思考过这种事,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王泥喜不在意地笑了笑,「从来没人跟我讨论过这种事,大概大家都嫌我没来过人间根本不了解人类吧。你们又是怎么想呢?」

     「优越感?」心音再次拨弄起她的耳坠,这似乎是她一个无意识的癖好,「我之前一定是吃了很多苦才能够成为天使,而大家一定也一样。我觉得该为这样的我们心怀自豪。」

     「我可是只为了翅膀哦。」真宵兴致勃勃地说,「自在飞行的感觉会让我觉得人间真是个牢笼。还是解脱出来比较好!我好心疼还在为信不信神而纠结挣扎的人类啊。」

     「挣扎这个词用得好哦,人类真的一直都在挣扎。」美贯说,「美贯在新宿的时候,看到人的流动、电和机械的流动、人情的流动、货币的流动……啊,那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今天还有数据的流动。真的好繁忙哦,所有的东西都编成一张大网把人间牢牢裹住。」

     「所以你们的看法是……」王泥喜慢慢地探问,「藐视?」

     「怎么会呢,人类是神的神圣造物,我们是天神的侍者,没有藐视人类的权利。」真宵含笑说,「但是天使们,大约因为家乡高一些的缘故吧,习惯于俯瞰人间。正如你所说,天使本来即是人,但别忘了人却决计不是天使。我们对人类的情感,大概类似动物之于人类的感觉吧。」

     「但人常常傲慢到自视甚高;明明生物全都同样是人间的造物。」心音撅起嘴。

     「所以天使偶尔也会犯相似的错误。」真宵说,「尽管有着决定性的不同,但我们毕竟都是众神的造物。正因这一层的相似,天使才可以像这样——像我们现在这样——深入人间,做我们应做的工作,并且吃这么美味的点心。」

     相似。王泥喜恍然大悟,大概这就是让他没有特殊感触的原因。他在发现池袋跟自己曾经身处的世界是如此相似时,他的心中自然有一种疑惑的憾意。本来,「像人类一样」这种字眼在天使的字典中就并不存在,世间大概只有反向的比喻。产生这种相反认知的原因,或许是因为相互之间的认知本来就是单向。

     「我在第一次体验人间的时候,」心音说,「有『失望』和『惊艳』两种想法。乍看之下似乎很矛盾,但内心又是那样实在地表达着这种情感。大概化为一句话就是『我的前身是生活在这种地方的吗』……我对这里,对人类,说不上喜欢但绝不讨厌。」

     「或许多数天使对人间的期望都曾太高,或太低。」真宵望着王泥喜,眼神中是一种肯定,「但像你这样恰好位于中线上的,还真的不多。」

     「王泥喜先生的一百二十年想了很多呢。」美贯突然说。

     王泥喜有点不好意思地想他真的是什么都没想。

     「那么为了什么都没想的王泥喜先生,我们就追加涉谷的行程吧!」小姑娘笑眯眯地拉起了皮包,「总不能让爸爸问起的时候回答他什么都没想吧?」

     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提议,女士们自然表示十分赞成,而满心以为终于结束了逛街、可以把鞋扔掉扎进沙发瘫一个晚上的王泥喜自然是老大不情愿。然而美贯不由分说地抱着他胳膊就走,王泥喜一边麻木地走下车站一边后知后觉地想这姑娘竟然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神不知鬼不觉地读他的心。



-Tasking


     「昨天辛苦了,」成步堂打了个哈欠闪出来,动作分明倦怠迟缓,却没让王泥喜看出他究竟是从何处出现,「听说最后你陪她们唱到十二点?年轻人的体力就是好。」

     「——多谢——夸奖。」王泥喜顶着两个黑眼圈,强行压下他被成步堂勾起的那个哈欠。

     「人间怎么样?」成步堂背对着他在乱糟糟的边柜上叮呤咣啷地寻找咖啡机,「没让你失望到想马上回家去吧?」

     「正相反,我还——挺喜欢这里。」王泥喜礼貌地回答。

     「那就好,最近正缺人手。」成步堂说,「上面听说我们这里来了新人就见缝插针地派了一堆业务量,真够势利的。抢业绩抢得真狠啊……」

     他的语气怪像自言自语的抱怨,王泥喜有些拿不准该不该回答。

     「总而言之,」成步堂大概是放弃了寻找咖啡,因为他随手拿起一个玻璃酒瓶,「虽然该给你一些时间适应人间这超烂的超快节奏,但抱歉的是我们也得分秒必争,否则就养不起多出来的一对小翅膀。」

     「——给您添麻烦了——」王泥喜低低地咕哝道。

     「没什么,我不在意,你也别往心里去,」成步堂轻轻掸了掸手指,葡萄酒瓶的瓶塞便挤出来悬在半空,「首先说明一下,本所的工作时间自由,没有固定和最低工作时间,薪资标准按天界C类算,不要跟人间的算法搞混了;保险起见确认一下,酬劳时计,没有奖金,绩效全计你的阶级业绩,生活保障是上面用私人渠道发给你。」

     「等一下,工作时间——」

     「啊,那只是个说法。」成步堂说,「我们是万能事务所嘛,什么都能干,自然没法规定工作时间。不过你不行。」

     「……我?」

     「朝九晚五是必需的,迟到早退要加扣钱。当然多干就是你的自由了。」

     「……为什么!?」王泥喜为这样显然不公正的待遇惊呆了。

     成步堂带着笑意哼了一声。或许是种错觉,但他的脸上带着些微得意神色。

     「你拿到的名片上写的是法律事务所吧?」他说,「那么你就得按律师的规矩干活儿。像你这样的愣头青就乖乖从授薪律师做起吧,做好了自然可以转提成。我们又不是血汗公司。」

     「——等一下,」王泥喜仍然没有跟上他的步调,「我不太明白——」

     「正如你那天所听到的,九十三年以前这里是『成步堂法律事务所』,」成步堂说,「虽然不好意思,不过当时的所长正是本人。当然后来因为业绩不佳就转行为万能事务所了,美贯演出的业绩可是很出色呢。尽管如此,法律仍然是老本行,心音分配到这里就是为了做律师,而我——虽然很少涉及法律业务了——但新人方向是法律的时候,我还是会负责帮忙指点。」

     很好,现在成步堂身上与他本人外表不太相称的称呼除了『天使』,又多了个『律师』。王泥喜张口结舌。

     「——等一下,既然同样是律师,那么为什么希月小姐——」

     「她已经是提成律师了。永远别指望在早上九点的办公室看到她。」成步堂索然无味的口气仿佛在谈论自己一个家里蹲的女儿,「脑子好的年轻女孩全是夜猫子。」

     「——好。」王泥喜除了机械地接应之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突然后悔当时在志愿上多此一举地填了法律,现在申请调到教会还来得及吗?

     「话虽如此,不过这年头选择法律业务的人真的是越来越少了啊。」说到这点,成步堂的眼中倒是闪过了一丝兴趣,「法律业务的成绩——实在是不令人乐观。当然在人间算是高薪,但对天使的业绩而言——只能说是聊胜于无吧。」

     「我只是觉得天使适合这个职业,」王泥喜嘟囔道,「我没有想太多——」

     「又是『没有想太多』。」成步堂说,「美贯说你觉得人类是『未升天的我们』?很别致的回答,王泥喜君。」

     这种话被他说出来总让人觉得有点嘲讽意味,但事实是他的语气并无恶意,反之还有些王泥喜未曾接触过的和善。王泥喜想,大概是早晨的葡萄酒让他觉得心情愉悦。如果他真的喝到咖啡的话,大概可能是另一番景象。

     「或许是因为我阅历不广,我觉得人类和天使很像。」他鼓起勇气回答。

     「诚然。尤其是在人间的天使,」成步堂竟然有些微笑起来,「正完完全全是人类。」

     昨天刚刚讨论过的问题又被提起,又一种新的论调将王泥喜的思想碰撞得有些发晕。

     「……可是,真——绫里小姐昨天对我说……天使原本是人,但人……决计不是天使……那么天使当然也……不是人……?」

     「你看,会饿肚子、会困、无法使用法术的你,跟人类有什么区别呢?」成步堂温和地说,「会为这种问题困扰的你,当然跟人类也没有什么区别。」

     ……哎。来到人间的天使是必须要想清楚这个问题才能开始工作吗,早知道他就先在天上想好再递申请了。

     「当然这不是我们的重点了,今天是叫你来谈工作的。」成步堂说,「但毕竟天使工作都是对人的工作,所以总是建议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不过也别太挂心,人毕竟是很善变的——天使也是。」

     他起身走向书柜前,似乎想寻找一些什么文件。王泥喜对他的背影盯了一会儿,突然开始想一些从一开始就该好奇的问题——他多大年纪?阶级多高?业绩几何?他的气质深沉阴郁,毫无天神使者的正派光芒,一身随意又不规整的穿着却又完全不像形式主义的恶魔。非要说的话……王泥喜突然想,非要说的话,这位先生有些像是——人。

     是因为在人间待得太久了吗?但事务所中最为年长的女士并没有他这样的气质。真宵的穿着简约得体,看不出年岁的脸庞肃静温婉又带着十足可爱的气质,非要说的话,这位女士才真正是十足的天使,所谓『唯一神』的主天使称号与她十分相称。相貌最幼、性格古灵精怪、精明理智的美贯,倒反而跟成步堂更为相像。是父女的缘故?但天使,身为天父之子,自然没有牵系血缘关系的理由。以兄弟姐妹相称的情况普遍,但以亲子相称,其一是毫无根据,其二是一种极大的不敬。虽然王泥喜听说有天使在下凡历练的过程中有结下浓厚亲情、私称亲子的例子,但毕竟都是在极为隐私的情况下互称,像成步堂与美贯这样毫不在意地当众以父女相称,实在是少之又少。

     但毕竟是能说出「天界远在九重天外」的成步堂。或许离开天界太久,确实已经肆意妄为到毫无顾忌了吧。

     「喜欢胡思乱想并不是个坏习惯。」成步堂趴在沙发靠背后温和地对王泥喜的后脑勺说,「但,阿波罗先生,工作时间就另当别论了。」

     「……请叫我王泥喜。」王泥喜吓得弹到了长沙发的另一侧,惊魂未定地摸了摸后颈。

     「好的,王泥喜君,」成步堂耸耸肩坐回他的那个沙发里,「我想你应该知道法律业务的具体内容吧?」

     「啊……是的。我们收容请求帮助的人类,倾听他们的忏悔,帮助他们偿罪,信任并扶持他们,然后……呃……使他们皈依主。」

     「优等生,王泥喜君。」成步堂说,「真怀念,上次听到这个答案还是从心音嘴里说出来的吧。」

     虽然从他的语气来看,这个答案既不是『优等生答案』也不是『一百分』。

     「简单地说,」成步堂把文件在茶几上摊开,上面是一张画得很难看的漫画图解,不知道是谁画的,似乎可能是哪位女士的手迹,「一些比较倒霉,或比较邪恶的人类,或真或假地犯了人间的罪,并且被发现,被起诉,被调查——然后他们就会来找我们,而我们的目的就是让他们被无罪释放。所谓收容,所谓忏悔,所谓扶持。呃,这是第一层任务。第二层任务是要让他们感动——如果不能使他们产生感动之心的话,让他们被枪毙也无妨。」

     这个说法太简单了,王泥喜不禁皱起了眉。这听上去跟他所知的完全不一样——甚至有那么一些背道而驰的意味。

     「怎么这幅表情。虽然很无奈,但我们毕竟是很功利的。你我都想升阶这一点自然不说,上面可是会派下来很荒唐的任务指标啊。像美贯这样年轻漂亮的魔术师,一次演出就可以感动一体育场的人。但我们可是一对一的深入工作啊——不得不说虽然效率不高,但质量还是很高的。」

     「——等一下,所谓『感动』——」

     「啊,就是『皈依天主』的那部分。」成步堂悠闲地用笔戳了戳图画上的某个部分,似乎有个人正跪在地上感激涕零,「使他相信上天有灵、上天有眼——有神论者的一步——然后使他相信天父的博爱、天父的召唤——向天上走的一步。」他拍拍手做了个爆炸般的手势,「好的,任务完成。」

     王泥喜张口结舌。

     「你也知道的吧,我们隶属前期部门的大类。」成步堂说,「我们只负责帮他们建档、上传,也就是所谓的凑人头,至于之后的事情,就自动移交教会和传播部门处理了。这也算是我们工作的好处之一吧。无论如何,业绩不达标的时候,先凑几份上去。当然我们提出的人类质量越好,后面结算得到的业绩加成也就会越多,就像利滚利一样——你是不知道主天使以后的业绩线有多恐怖。」

     「……成步堂先生……」王泥喜慢慢地想他明明能听明白每一个字,也明白这些事情是怎么跟天使的升阶联系在一起的,却总觉得……十分……震惊。

     「很功利,对不对?」成步堂说,「但是,在升到你想到达的阶级以前,我们——不得不功利。天使的阶级就是这样。」

     王泥喜低下头沉默不语。他听过同期的伙伴谈论在人间的工作,但真正自己体验的时候,还是感到难以名状的失望。

     「想开点吧,王泥喜君。」成步堂的声音和缓了一些,「记得我第一天问你的话吗?想当上级天使的理由?受到爱戴、播撒善念,都是从感化的一个一个人类积累起来的。而成就圣迹、流芳百世,自然是没有相应的力量就无法做成。至于你的心愿……所谓接近神的意志,当然需要你有相当的阅历,直到成为炽天使,才刚刚能拥有亲耳倾听神谕的权利。」

     「可是……我希望的是能真心实意地……把天父的思想……善的理念、好的理想……带给需要的人听。」王泥喜说,「哪怕做得慢一点。我不怕时间拖得太久。」

     他的偶像的名字在他脑中闪现了一下,但他迅速地将这个名字从舌尖上压下去了。

     「想要独善其身,我本来是没有什么资格阻止你。」成步堂说,「但是请为美贯想想。无法完成的业绩,会从她——所长的业绩中双倍地扣除。」

     王泥喜想到那妹妹似的可爱女孩,顿时感到左右为难了。而且,根据他的性格,他自然不愿意一到新的地方就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我会——努力的。」他咬紧了牙关。「我——没问题。」

     成步堂默默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王泥喜抬起眼,尝试注视成步堂的双眼,成步堂没有为这有些突然的对视而移开目光。尽管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王泥喜隐隐约约地从他目光中得到了一些如同温暖热茶般的慰藉,那让他莫名其妙地鼓起了些许勇气。他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觉得似乎又没什么好说的。这让他有点尴尬起来。

     「今天就没有别的事情了。」成步堂突然断开他们视线的连接,低眉看起了手中的文件,「如果你愿意帮事务所打扫一下卫生呢,自然是很欢迎。不过如果愿意回去好好睡一觉呢,我也不反对。」

     「……谢谢您。」王泥喜有些感激。他下意识地站起身,然而就在他刚刚走开两步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胸前口袋摸出一分钟前还不存在于那里的职员卡,「莫非我从今天开始……就需要打卡上班了?」

     成步堂头也不抬地上下晃了晃脑袋。

     王泥喜恨不得把刚刚感受到的一点点感动全部吞回去。

     「您从第一天开始就鼓励我翘班打混?」

     「反正扣的是你的工资嘛。」成步堂含混不清地打了个哈欠,「季末业绩不达标的时候,美贯会以她的方式来感化你的。很温柔,别担心。」

     「——成步堂先生——」

     「最近没有什么客人,所以你可以先放松地扫扫地。啊,麻烦你帮忙把咖啡机找出来。还有……哦,如果太困的话可以坐在座位上睁着眼睛睡,我不会向美贯告状的。」

     「——谢-谢-您。」王泥喜一字一顿地说。

     「如果你觉得太无聊的话我可以弹钢琴给你听?」

     「——有-劳-了。」

     五分钟后他就彻底后悔了:不管是他当时提交法律志愿的那部分,还是他刚刚觉得成步堂有点好人的那部分。



-tbc



衣服很潮的地方是涉原,很大的电器店在秋叶原,最为错综复杂的地铁新宿站,王泥喜法介,完全地没有看到重点

  34 2
 
评论(2)
热度(34)

© Fishingrocery. | Powered by LOFTER